今天是:
您可以选择访问: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园区概况>>园区简介>>正文
猴桥口岸“向南”十年丝路复兴
2013-11-01 08:08 范兴龙 刘祖芬  云南网

 

站在即将竣工的腾冲猴桥口岸联检大楼面前,腾冲商务局副局长、县口岸办主任陈兴华描绘着新楼明年投入使用,将对猴桥口岸通关便利化及中缅贸易、中印贸易带来的促进与改变。

两年来,作为新联检大楼建设的主要负责人,他眼看着黑泥塘这一片荒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从土地平整、砖石运输、马路浇筑,到如今新大楼耸立、电子化通关设施一应俱全。他说:“要不是缅甸境内的彩虹桥被炸断,你今天在这里将会看到车水马龙般通过的老缅车。”

猴桥,距缅甸甘拜地和密支那分别是31公里和155公里,距印度的雷多549公里。在所有通向东南亚的口岸中,猴桥离南亚的距离最近。

 

 

猴桥镇地理位置——腾冲县最西端

 

“由于边贸政策的开放,通关后的猴桥再度改变着包括腾冲在内的经济格局,木材加工、矿产玉石的进口、基建和轻工业品的出口均出现快速增长,并逐步具有产业聚集发展的雏形,比如猴桥当地木材加工厂聚集,形成了当地特色的产业,腾冲诸多产业均依赖口岸进行布局。”陈兴华说。

据统计,2011年,猴桥口岸实现出入境运输次数6.08万辆次,进出口货物255万吨,进出口总额4.2亿美元,出入境人员20余万次,在全省13个一类口岸中分别排名第3位、第1位、第5位和第6位。

“西南丝路”重现 

木材加工、矿产玉石进口、基建和轻工业品出口均出现快速增长,并逐步具有产业聚集发展的雏形 

李坤拔是腾冲和顺乡弯楼子民居目前惟一的守护人。这个曾经是腾冲首富的李氏家族,现有300多名后人居住在世界各地,但留守和顺乡故居的仅有77岁的李坤拔一人。 

“现在一家人团聚都会因为语言不通而没有办法交流,”李坤拔笑着感叹,过去,家里的男人都要到缅甸做生意,称作“走夷方”,到缅甸做棉花、橡胶和珠宝、玉石生意。现在,家族亲戚分散在世界各地,主要在缅甸和中国台湾做珠宝生意。

李氏家族的现状是猴桥悠久边贸史的结果,猴桥正是以其独特的区位优势、过往的贸易基础,再度成为云南对缅甸,特别是面向南亚最为重要的贸易通道。 

“理解腾冲猴桥的外贸、口岸的发展,首先需要了解腾冲的历史”,腾冲商务局副局长、县政府口岸办主任陈兴华说,丝绸古道造就腾冲曾经的繁荣,这里从明朝就开始从缅甸进口玉石进行加工,特别是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腾冲被称为“小上海”“小香港”,中缅边贸带动了腾冲的加工业,再带动了腾冲的金融和其他工业的发展。正是因为当初的繁荣,腾冲的很多人走出去,成为腾冲近年来再度开放的、良好的侨乡资源。

史料记载,180多年前,腾冲口岸贸易总额一度超过当时惟一正式开放的通商口岸广州,洪盛祥、春延记、永茂和等10多个跨国商号以这里为中心,辐射内陆、南亚、东南亚,繁盛一时。

新中国成立后,曾经的繁荣没能延续下来,曾经商队络绎不绝的古道变得萧条。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后,腾冲亦在边境的猴桥、黑泥塘、胆扎设立了边民互市点,中缅边民互通有无。

1980年代以后开放政策确定后,民间沟通已经逐步开始,两边通商开始出现回暖。”猴桥当地一位居民告诉记者。

1990年代初期,当时的县委领导就开始到缅甸接洽,组织各个部门进行访问,才逐步开始恢复了双方接洽,包括‘史迪威公路’的恢复重建。后来路一通,贸易就频繁了。比如玉石、木材贸易就已经较为频繁。”陈兴华说,2005年重新筹备新建腾密公路(腾冲到缅甸密支那),20074月通车,真正为中方企业走出去奠定了基础。

实际上,对猴桥口岸来说,真正的转折点发生在新千年之际。20004月,猴桥被正式批准为国家级一类口岸。同年8月,经中共腾冲县委常委会讨论,正式确定将边境联检设施建于猴桥村和槟榔江畔。20021月正式驻点办公,次年115日由国家海关总署等验收合格,“同意对外开放”。 

去年,腾冲猴桥又迎来新的机遇——《国务院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中提出,“以中缅(北)公路、铁路建设为契机,积极谋划以保山、腾冲为节点的昆明-密支那经济走廊建设。”腾冲猴桥扼守其关键地理位置。 

“由于边贸政策的支持,通关后的猴桥再度改变着包括腾冲在内的经济格局,木材加工、矿产玉石进口、基建和轻工业品出口均出现快速增长,并逐步具有产业聚集发展的雏形,比如猴桥当地木材加工厂聚集,形成了当地特色的产业,农业加工企业亦开始出现,腾冲诸多产业均依赖口岸进行布局。”陈兴华说。 

产业雏形初现

通过一两种产业带动上下游的配套,最终形成多产业相互配套的良性产业集群。 

“这一条街过去的酒店,包括这家正在建的,基本都是靠做边贸赚钱了后才盖起来的;在家种地的话,一辈子都不可能挣到盖这么高楼房的钱。”隔着玻璃,老陈提着烟筒,指着路对面的房子告诉记者。 

11月9一大清早,老陈已经把炭火烧燃。今年60岁的他在猴桥镇上开了一家宾馆,而此前20多年,他一直在缅甸从事木材贸易。

“腾冲开放得较早,但近十年来通关便利后,特别是腾密公路通车后,生意就更好做。之前中国往缅甸的交通较差,运输比较麻烦。”尽管没有太多文化,但是对于猴桥近些年的改变,老陈有着切身的体会。 

这是一个危险的行业,老陈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幸运,“整个缅甸有好几万人在从事木材生意,每年都有几百人回不来”。 

“现在老了,干不动了,便开了这个宾馆,我这里经常有缅甸人来住。修这个房子花了500多万,地是1978年就买的了,比较便宜,现在,这房子给我1000万元也不会卖,未来10年内要是高速路通了,将会更值钱。”显然,老陈对猴桥镇的未来充满信心。 

在猴桥不大的老城镇上,一条乡村道路两旁都是木材加工厂。这是猴桥镇的特色产业之一,目前,从木材进口到加工已经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 

陈兴华介绍说:“对外贸易有其特殊性,容易受到国家政策、宏观调控的影响,关键还是缅甸国内政治的原因是最大风险。缅甸的汇率差很大,币值不稳定,我们的银行没办法对他们开展金融业务。” 

猴桥一位人士亦告诉记者,进出口贸易确实面临较多的两国政策因素,比如2006年以后,国内矿产品和木材要按照一般贸易的操作模式来进行,缅甸的木材成本越来越高,这个行业的商人未来可能面临转型。 

不过,短暂的贸易受挫并不能改变猴桥在面向缅甸,特别是南亚的独特外贸优势。 

“我们做替代种植的时候,对缅甸市场进行过调研。缅甸的摩托车、微型车、农用车,以及日用百货需求量相当大,此前,我们准备在密支那购100亩地,建组装厂,”金本刚说,等到缅甸国内形势转好后,就准备在缅甸投资这些项目。

“对我们国家来说,很多产业是过剩的,资源是稀缺的,而缅甸有较好的木材资源、土地资源、气候资源。那边没有较好的水利投资,它的水电可以开发,水稻可以三熟,这些都是合作空间。”陈兴华对缅甸有着较为深入的研究。

“缅北人少,在曼德勒以上地区,我们的产品很占优势;在曼德勒以下到印度沿线,很多商品也都是中国生产的。比如摩托车,我们的产品在那里也很有市场,但是最大的市场是印度,目前猴桥是国内通往印度最近的口岸,具有较大的陆路优势。” 

据统计,2011年,猴桥口岸实现出入境运输次数6.08万辆次,进出口货物255万吨,进出口总额4.2亿美元,出入境人员20余万次,在全省13个一类口岸中分别排名第3位、第1位、第5位和第6位。 

陈兴华告诉记者,“《缅甸投资法》已经修改了,前几年我去那边考察,他们亦在学习我们上海虹桥,准备做一个工业园区,这些都是好的信号,稳定发展肯定是未来的趋势。以前我们和他们做生意,必须要他们的人或公司和我们合资,这一块未来有可能会逐步放开。” 

边境经济合作区启航 

重点建设“五园一区”:黑泥塘边民互市区、翡翠毛料交易园区、保税物流园区、转口加工贸易园区、腾钢工业园区、缅甸密支那经贸合作区。 

今年516日出台的《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边境经济合作区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将猴桥边合区列为省级边境经济合作区(下称“边合区”)。今年年底,新的联检大楼即可投入使用,猴桥口岸迎来全新升级。此前,保山市还成立了猴桥边境经济合作区管委会,正处级。 

猴桥镇镇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将在猴桥边合区总体规划核心区范围内,重点建设黑泥塘边民互市区、翡翠毛料交易园区、保税物流园区、转口加工贸易园区、腾钢工业园区、缅甸密支那经贸合作区(“五园一区”)。“到2016年,园区初具规模,20户以上企业入驻园区,实现生产总值50亿元以上;到2020年建设成为国家级边境合作区,实现生产总值500亿元以上。” 

由此可以发现,未来准备发展的园区基本都与外贸,特别是缅甸及南亚国家的经济结构密切相关。比如腾钢工业园主要依托国内及境外丰富的铁矿资源、水电资源和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建设“三头在外”的钢铁冶炼项目。 

陈兴华告诉记者,“猴桥将设立6平方公里的口岸经济区,其中黑泥塘片区规划面积为1平方公里,规划建成集车辆、货物、过境人流检查,对持有护照的游客(包括第三国需出入境的游客)、商务考察人员等办理落地签证。” 

今年710日,保山市政府与香港万裕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投资额为65亿元的边合区开发框架性协议,计划投资10亿元,于年内启动黑泥塘边民互市建设。除此,近有50余户企业与边合区进行项目对接和洽谈。不过,何时能够真正落地猴桥,目前仍不明了。 

分析人士指出,“实际上,未来园区真正的挑战,在于招商引入的企业能否真正改变由过境贸易转变为本地产业点的培育,主要企业引入后上下游如何实现配套。” 

保山市常务副市长李治刚则认为,“我国与缅甸、印度等东南亚、南亚国家在经济上有着较强的互补性,三大市场共约30亿人。保山有利于承接我国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使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有机结合,一方面充分发挥我国制造业优势,加快发展出口加工业,进一步满足周边国家机电、日用品等市场需要,将有利于我国从缅甸等周边国家进口各种资源性产品,增强我国加工业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能力,推动我国与南亚、东南亚地区国际区域合作和经济一体化进程。” 

像老陈他们这样把木材运到国内,猴桥又有下游企业进行承接,桥头胜琼木材加工厂即是其中之一。118日下午,桥头胜琼木材加工厂内机械轰鸣,硕大的圆木经过锋利的切割机,变成一块块圆形的砧板。 

“把木材买过来后,我这里只是做初加工,然后卖给重庆、广东、浙江等地的企业,进行深加工后,有的被卖到国内的各大超市,有的被直接出口到欧洲、日本等地。”该厂负责人陈胜荣告诉记者。

因与缅甸有地缘优势,腾冲县外经贸企业主要经营:木材、矿产品、玉石等资源性产品进口,实木门、木制品、日用百货及机电产品出口等。 

“现在很多产品都是过境贸易,产品不是我们这里生产的,但其落脚点仍是产业支撑,选择一到两项作为支撑产业,比如在东部产业向西部转移的过程,符合我们这里的产业基础,可以通过从缅甸出口,走缅甸转口或者贴牌,走到东南亚和南亚。”陈兴华认为,通过这一两种产业带动上下游的配套,最终形成多产业相互配套的良性产业集群。 

独特的“南亚优势” 

《缅甸投资法》已经修改了,亦在学习我们上海虹桥,准备做一个工业园区,这些都是好的信号 

11月9上午,猴桥口岸的查验货场,空荡荡的货场内没有一辆运输车辆查验报关,而往昔繁华忙碌的猴桥镇街道上,亦是冷冷清清。

“现在你来的不是时候。缅甸国内局势动荡,把腾密公路缅甸境内的一座桥炸断了,车辆无法通行,两国间的贸易也就无法正常进行。”站在新修筑的联检大楼前,陈兴华一脸惆怅。

同样着急的还有腾冲县金鑫经贸有限公司负责人金本刚。因为道路不能正常通行,他们公司位于猴桥镇内的淀粉加工厂不得不暂停生产。他告诉记者,“实行境外替代种植后,我们公司到缅甸种植木薯4.4万亩,但是木薯必须及时加工,因为两年后其淀粉含量就会降低,因此又花1438万元在国内建了这样一条生产线,对境外种植的木薯进行加工。” 

转载自云南网  作者:范兴龙 刘祖芬

 

【打印此页】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保山市bet3365info管理委员会 主办

    运营维护: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晨光文化传媒

    备案号: